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文章 当前位置: 国际新闻 > 文章

美国种族主义历史观察:根深蒂固的隐性歧视

时间:2020-06-09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原标题:美国种族主义历史观察:根深蒂固的隐性歧视

 6月3日,人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县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主义(新华社发) 6月3日,人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县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主义(新华社发)
6月6日,一名男子手举“停止杀害我们”的标语在美国华盛顿白宫附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广场”路牌下参加游行活动(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6月6日,一名男子手举“停止杀害我们”的标语在美国华盛顿白宫附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广场”路牌下参加游行活动(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连日来,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引发大规模反种族主义抗议游行。美国种族歧视事件为何频发?其历史根源是什么?弗洛伊德事件将对美国政治产生哪些影响?本报记者专访了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教育部国别与区域研究基地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丁见民。

  美国种族主义始终植根于历史与现实之中

  记者:近期,美国种族主义骚乱持续发酵,透视这一现象,您认为其历史根源是什么?在不同历史时期有哪些主要表现?

  丁见民:我们通常所说的种族主义,它是白人种族优越论形成的一种体系。美国种族主义一直深深植根于历史与现实之中,从其建国开始,便是一个种族主义意识极强的国家。早在殖民地时期,欧洲盎格鲁—撒克逊的白人新教徒就获得了政治、社会等领域的优势地位,而美洲的原住居民、亚裔以及其他族裔居民则处于从属地位,长期受到歧视和压迫。此后,美国种族主义的发展主要经历了黑人奴隶制度、种族隔离以及后种族主义时代几个历史时期。

  在黑人奴隶制度时期,黑人奴隶完全丧失人身自由。南北战争之后,黑人奴隶制度被废除,但对其实施种族隔离。民权运动后,美国在1964年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美国的种族主义进入后种族主义时代,学者们称之为“无种族主义者的种族主义”,表现为隐性的种族歧视,是一种符号化的偏见。时至今日,美国种族主义仍然严重,影响并加剧政治极化,造成美国社会的严重分裂。

  记者:美国《独立宣言》宣称“人人生而平等”,但是美国独立后,美国联邦宪法仍然保留了黑人奴隶制度。这意味着什么?

  丁见民:“人人生而平等”是美国建国者们提出的口号,但明显的一个悖论是,1787年宪法当中保留了蓄奴制度,把黑人的平等权利有意地忽略了。当时美国想要赢得独立,没有南方蓄奴州的参与是不可能的。1787年制定宪法时,南方州希望将奴隶制度保留,北方只能妥协,就合起伙来把黑人的权利出卖了。这种结果就导致蓄奴成为一种合法的制度。在当时观念中,黑人奴隶属于一种财产,是要受到法律保护的。这种制度安排,和宣言当中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既矛盾又对立,给日后的种族矛盾埋下了祸根。

  记者:南北战争时期,美国总统林肯签署《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从法律上废除了奴隶制度,黑人获得自由,但为何仍遭受种族歧视和压迫?

  丁见民:首先,《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仅仅是解放了南方叛乱各州的奴隶,没有叛乱的边界州(特拉华州、肯塔基州、马里兰州、密苏里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并没有得到解放,这是当时的局限性。直到内战结束后的1865年、1868年和1870年,通过宪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修正案,正式废除黑人奴隶制,赋予黑人自由人以公民权。

  其次,战争结束后,黑人尽管名义上获得了自由,但又逐渐陷入另一种境地,即所谓“隔离但平等”。在种族隔离政策下,“白人是白人,黑人是黑人”,黑人就餐的地方、黑人居住的地方、黑人工作的地方白人不去。这种隔离最初是事实上的隔离,不是法律上的隔离。1890年路易斯安那州通过一项法律,规定黑人必须乘坐隔离的车厢。1892年一名黑人普莱西因坐到了白人车厢中而被捕,他将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1896年最高法院判定,在火车车厢等公共场所为黑人保留和指定位置并未剥夺黑人的公民权利,并明确表示“隔离但平等”不构成歧视,实际上对这种种族隔离政策给予了肯定,此后南方各州陆续采取了相似的政策。而实际上,“隔离但平等”是不可能的,隔离是实,平等是虚,如在剧场,黑人只能从后门进入,同样是饮水器,黑人的永远不好用。

  不平等的另一个表现就是黑人被剥夺选举权。南方各州为剥夺黑人选举权采取了各种伎俩。比如读写能力测试、人头税以及臭名昭著的“祖父条款”。其规定凡1867年之前其祖父或父亲有选举权的人,可免除人头税和文化测验直接参加选举。而这些黑人的祖父实际上都是奴隶,他们是不可能拥有选举权的。由此可见,祖父条款只是有选择地放宽了对白人选举权的限制,而对黑人选举权却是进一步地限制和扼杀。直到1964年,密西西比州农村的黑人还说,“从来不知道我们黑人能投票”。

  公共场所的种族歧视不多见了,它被“隐性的歧视”所代替

  记者:1963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促使美国废除种族隔离和歧视政策。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为何种族歧视问题在美国并没有消除?

  丁见民:自1955年开始,在马丁·路德·金的领导下,民权运动在南方逐步展开,要求打破公共设施的种族隔离。“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蜷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1963年8NB月23日,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演讲阐述个人梦想:佐治亚昔日奴隶的儿子和奴隶主的儿子能共叙友谊。他带领的群众运动推动了三个重要民权法案获得通过,即1964年《民权法》取消了公共场所的种族隔离政策,1965年《选举权法》打破了束缚黑人投票的枷锁,1968年《民权法》从法律上给予了黑人自由挑选住宅的机会。

  三个民权法案通过后,公共场所的种族歧视变得不多见了,但实际上的种族歧视仍然存在,它被一种“隐性的歧视”所代替,而这种歧视更可怕,因为它摸不着、看不见,但又确实存在。比如就业、教育、选举,在法律上制度上黑人和白人同样可以一直向前走,可以走到职业顶端、社会的顶层,但实际上不那么容易。黑人一旦走到某一个层次之后,就会有一个无形的障碍,这种现象被称为“隐形天花板”。事实上,马丁·路德·金的梦想,理想中的“美国梦”,黑人是永远实现不了的。

  记者:美国有很多黑人运动员和明星,例如NBA球星乔丹、科比、麦迪等,这些人的成功是否意味着种族歧视问题得到了改善?

  丁见民:我们可以看到,种族主义制度性的隔离已经不存在了,黑人也有机会凭借自身的努力取得一定的成就,这是进步的一面。但是少数个人取得的成就,并不能表示种族歧视没有了。黑人作为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仍然处于美国社会的最底层,不管是受教育的程度,还是收入水平、健康状况,都亟须改善。

  另一方面,美国黑人群体呈现越来越明显的两极分化现象,取得成功的黑人精英更倾向于接受白人精英式的教育,从价值观和文化认同上与传统黑人文化有所疏远。而处于底层的黑人受教育的程度不高,长期处于一种“黑人就应该低人一等”的偏见中,被人认为不行,甚至自己也觉得自己不行。

  美国种族主义将继续影响并加剧政治极化生态

  记者:2008年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当时有人认为这是种族主义的消失。然而,接连发生的警方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事件,表明他并没有解决美国的种族问题。这是为何?

  丁见民:奥巴马常引用马丁·路德·金的名言:“道德宇宙的弧线虽长,但它终会弯向正义。”不过,它不是自己弯曲的,甚至常常有人把它掰向罪恶。奥巴马当选后,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很乐观,说黑人都能当总统了,那么种族主义在美国就不复存在了。事实上,尽管奥巴马在大选中打着“改变”的旗号,却没有改变种族关系的刻板成见,种族主义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反而出现回潮。

  “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实际上正是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开始的,原因是2013年被控谋杀未持任何武器的黑人少年特雷文·马丁的白人协警乔治·齐默尔曼被判无罪,在美国多个城市引发了抗议示威活动。2014年另外两名非裔美国人埃里克·加纳和迈克尔·布朗死于警察之手后,这一运动的声势进一步壮大。

  被黑人寄予厚望的奥巴马,在上任之初就碰到一个难题。一方面,经济危机不仅使黑人失业,很多白人也失业了。白人根深蒂固的思想认为这个国家怎么能让他们沦落到和黑人一样为失业犯愁,尤其当时总统还是黑人,因此这种白人至上主义仇恨思潮越来越严重。另一方面,黑人群体受困于贫富差距拉大,加之对奥巴马种族政策的失望,不断爆发抗议和骚乱。可以说,奥巴马虽然创造了黑人当选美国总统的历史,种族矛盾却在此期间烈化至40年来最甚,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的分裂也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达到了白热化。

  记者: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呈现回潮之势。这与特朗普政府奉行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政策有何关系?

  丁见民:一开始,白人至上的思想仅在右翼知识分子中讨论。已故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在《我们是谁》一书中提出了身份政治冲击美国国家特性的问题。占美国主要人口的白人,在过去的50年内人口比例不断下降,预计到2043年将跌破50%,少数族裔人口比例则不断上升,将对美国的经济、政治、社会等各方面产生很大影响,加之经济危机、文化认同危机等交织在一起,引发了白人的各种社会焦虑。

  特朗普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受到中下层白人的狂热支持,其实质是恢复美国白人至上的传统社会。特朗普执政后,拿移民问题做文章,在美墨边境修墙,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禁止向伊斯兰国家公民发放签证等。种族主义的白人至上运动借助大选从之前的社会暗流逐渐涌出水面,美国种族主义进一步强化、扩大,加剧了政治极化。

  美国三权分立的体制,总统、国会、最高法院之间相互制衡,联邦和州也分权,导致大量的资源和时间花费在内耗上。特朗普在很多决策上感到掣肘,很多事情他想绕过国会自己单干,种族主义加剧了国会的分裂,给他提供了很好的发挥余地。当前,白人至上主义已经不仅仅是对黑人,更多的是强调白人在整个社会当中占有主导性;也不仅仅是在国内,已经扩大到国际关系上制定白人主导世界的规则。

  白人警察暴力跪压的骇人画面,引发美国自民权运动以来最为严重的种族骚乱。这是乔治·弗洛伊德个人的悲剧,也是美国种族民族主义矛盾激化的结果。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种族主义将继续影响并加剧政治极化生态,美国社会需要很长时间来做弥合裂痕、消解矛盾的工作。

  总的来说,从150年前的废奴运动,再到50多年前的《我有一个梦想》,美国都没有消除种族歧视。并且,种族主义的矛盾发展到现在,已经对美国社会形成了巨大的困扰,估计在未来几十年都是需要美国认真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代江兵)

点击进入专题:
美国“警察跪压黑人致死”引发骚乱

责任编辑:范斯腾

上一篇:英首相喊话暴力示威者:违法者将面临法律全面制裁

下一篇:墨西哥新增299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达120102例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备案ICP编号  |   QQ:1234567891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ruzhifou.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